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大佬休假时

第十一章 争抢

大佬休假时 秋水盈盈z 3033 2020-05-01 09:30:00

  就在她差点忘记还有季辰这个人时,这位金主联系了她。

  金主:今晚聚餐,我去接你。

  简洁明了的【言情小说吧】通知彰显出他的【言情小说吧】高贵地位,夏梓欣双眸一沉,撇撇嘴。

  夏梓欣:好的【言情小说吧】,金主大人。

  收到季辰信息时她正在星辰大厦逛街,喜欢逛街是【言情小说吧】女人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天性这一说法哪怕是【言情小说吧】夏梓欣也避免不了。

  之前没时间,每次都是【言情小说吧】叫人搭配好直接送到家里,现在难得有机会,她只想尝试下刷爆卡的【言情小说吧】滋味。

  星辰大厦是【言情小说吧】h市品牌最齐全的【言情小说吧】集聚地,这里包含了国内与海外各大名牌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奢侈品店,女人的【言情小说吧】购物天堂,男人的【言情小说吧】钱包收割机!

  “欢迎光临!”Gucci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导购员看见有顾客进来声音甜美地招呼道。

  夏梓欣最喜欢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包包品牌就是【言情小说吧】Gucci和LV,它们两家包包每次上新她都会收集,不过她只买限量款,不喜欢拥有很多人都买得起的【言情小说吧】东西这是【言情小说吧】女人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天性。

  “你们店上新款了吗?”

  “有,这款Sylvie手袋是【言情小说吧】Gucci 上个月春夏大秀面世的【言情小说吧】,是【言情小说吧】品牌设计总监Alessandro Michele继酒神包后推出的【言情小说吧】最新款。”

  “它采用了Gucci标志性的【言情小说吧】条纹织带,还搭配一条带有装饰性锁链的【言情小说吧】特色锁扣。肩带是【言情小说吧】罗缎质地的【言情小说吧】,也延续品牌标志性条纹织带设计,其配色与包身上的【言情小说吧】羊毛织带配色正好呼应,整个包包的【言情小说吧】造型复古又文艺,大小也很实用。”

  “就它了,给我包起来。”

  “这个包我要了。”

 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,夏梓欣看向和她抢东西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女生。

  女孩一张圆圆的【言情小说吧】鹅蛋脸,眼珠子黑漆漆的【言情小说吧】,眉毛如画,两颊晕红,周身透着一股青春活泼的【言情小说吧】气息,约莫二十左右岁的【言情小说吧】样子。

  就是【言情小说吧】妆容化得夸张了点,那睫毛精似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假睫毛,乌黑黑的【言情小说吧】眼影,如血般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大红唇让人接受无能,再加上感觉随时要掉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吊带和低腰牛仔短裤,妥妥一个非主流。

  明明挺青春的【言情小说吧】一个女孩怎么化这种浓妆,她父母怎么想的【言情小说吧】。

  “给我包起来,刷卡。”夏梓欣还在为她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妆容感慨,随后就被那女生的【言情小说吧】理所当然给气笑了。

  她回国后真是【言情小说吧】涨见识,见识得她差点把二十多年的【言情小说吧】教养给忘了。

  夏梓欣想起礼仪课上老师的【言情小说吧】教导,压下快要破口而出的【言情小说吧】脏话:“小姐,这包是【言情小说吧】我先看上的【言情小说吧】。”

  “那又怎样,你又没有付钱?”那女生理直气壮的【言情小说吧】说。

  “哈,小姑娘,我看你打扮虽然非主流了点,但家庭条件应该挺不错的【言情小说吧】,怎么就没请人给你上上礼仪课。”

  夏梓欣从小就被富养着,对于奢侈品她敢说从不会看走眼,那女孩虽然穿搭不咋样,教养也不行,但浑身发光的【言情小说吧】饰品件件都是【言情小说吧】名牌。

  爱马仕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包,卡地亚的【言情小说吧】表,Tiffany的【言情小说吧】项链和耳环,Swarovski的【言情小说吧】戒指,Julie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发夹,衣服和鞋都是【言情小说吧】LV的【言情小说吧】,简直就是【言情小说吧】移动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奢侈品展柜。

  “你既然骂我,你知道我是【言情小说吧】谁吗?”女孩听后跟被点燃了炸药包似的【言情小说吧】,立马炸了,本来不白净的【言情小说吧】脸黑红黑红的【言情小说吧】,显然她不算太笨,知道夏梓欣暗讽她没教养,可这是【言情小说吧】她不可触碰的【言情小说吧】点。

  “这都0202了,妹妹,我爸是【言情小说吧】李刚这种威胁人的【言情小说吧】话老早就过时了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

  “子若。”悦耳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声音打断了夏梓欣和那女孩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对峙,只见一身白衣飘飘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女孩走到那女孩身边。

  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白衣女孩长长的【言情小说吧】黑发披在后背,姣好的【言情小说吧】面容画着淡淡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妆,闪闪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大眼睛时刻诉说着她主人的【言情小说吧】无辜。

  夏梓欣直觉完了,可能遇见个高段位的【言情小说吧】白莲花,希望自己的【言情小说吧】直觉是【言情小说吧】错的【言情小说吧】,她喜欢演但真的【言情小说吧】不喜欢和白莲花作对。

  “许彤彤,她和我抢东西。”叫子若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女孩立马表演了一场什么叫黑白颠倒。

  “夏梓欣?”许彤彤看见夏梓欣震惊地瞪大了眼睛,原本就大的【言情小说吧】眼睛被她这么一个瞪感觉要跑出来一样,怪吓人的【言情小说吧】。

  夏梓欣这时也认出来许彤彤,真是【言情小说吧】冤家路窄啊!

  她从小到大一直生活在J市,后来家里出事,那女人带她回到h市,她在h市著名的【言情小说吧】贵族第一学府盛泽高中读了半年,那半年是【言情小说吧】她最不想回忆的【言情小说吧】过去,而许彤彤也是【言情小说吧】她不想回忆的【言情小说吧】过去之一,虽然微不足道了点。

  “你认识她?”非主流女孩一脸气氛地问她。

  “高中同学!”许彤彤收起惊讶的【言情小说吧】表情,不过看起来还是【言情小说吧】略微有些尴尬,估计想起了自己做过的【言情小说吧】那些事。

  “你认识她就好,叫她赶紧把这个包让给我。”叫子若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女生狠狠地扯了许彤彤一把,示意她快点。

  “梓欣,我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好朋友很喜欢这个包,你能不能不要跟她抢?而且这个包很贵的【言情小说吧】。”

  许彤彤瞬间平复情绪,轻声轻语地跟夏梓欣说,但是【言情小说吧】明里暗里都在讽刺她抢东西且买不起。

  夏梓欣心中叹了10086遍气,怎么刚回国就碰到这货,这么衰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吗?

  “来,小姐姐,你来跟这位眼睛不好的【言情小说吧】白衣美女说下,这包谁抢谁的【言情小说吧】?”

  她对着导购员摆摆手,还拖着长长尾音特意把白衣二字说重了点,真的【言情小说吧】懒得跟这种人打交道,伤脑筋。

  说来奇怪,她容易生气,后来也学着压住自己的【言情小说吧】脾气,可是【言情小说吧】她一遇到这种白莲花就特别心平气和,越白莲她就越平静。

  她曾经跟顾秉叶探讨过,他还调侃地说估计是【言情小说吧】许彤彤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功劳,让她免疫了。

  她之前觉得这个回答挺白痴的【言情小说吧】,现在想想,还真有这可能。

  那导购员看见夏梓欣叫她,立马摆出标准的【言情小说吧】笑脸对着许彤彤说:“这位顾客,这个包是【言情小说吧】这位女士先看上的【言情小说吧】。”

  许彤彤听后脸由白变红,她心里暗暗地把楚子若骂一通后甜甜地笑看着导购员:“不好意思,我误会了。”

  导购员继续笑得甜美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回答道:“没关系!”

  她挺想说摹狙郧樾∷蛋伞裤应该跟那位女士道歉,但她也看出来这位应该并不想跟那位女士道歉却又要装大方,所以拉她当挡箭牌。

  她只是【言情小说吧】一个小小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导购员,谁都得罪不起。

  夏梓欣也看出来许彤彤的【言情小说吧】意图,轻轻地笑了一声:“裙子这么白,你穿也不怕脏了它?”

  高手过招,句句内涵。

  “至于她贵不贵,我看着好像不是【言情小说吧】瞎子吧?”我不眼瞎看不出来它贵不贵吗?要你来瞎BB?

  “你……”许彤彤已经许久没有这么被人下过脸,脸色不由红了一阵。

  “梓欣,有钱也不能过度消费,你一个高中没有读完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女生,存点钱不容易。”她咬咬牙,语气温柔,仔细听却能听出一丝僵硬。

  “许小姐,别叫我叫得这么亲热,我和你很熟吗?”

  “哦!我想起来了!那时候你天天跟在我屁股后面,单方面来说,确实挺熟的【言情小说吧】。”

  夏梓欣是【言情小说吧】以全省中考第一的【言情小说吧】成绩考进盛泽高中的【言情小说吧】,那半年,她以甩开年级第二将近50分的【言情小说吧】成绩稳坐年纪第一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宝座,从未下过神坛。

  她刚进学校那会,因为家里的【言情小说吧】事导致性格有点阴郁,所以同学们很少跟她说话,只有许彤彤后来天天围在她身边嘘寒问暖。

  她很少主动回复她,心里却慢慢接纳她,会给她复习资料,教她做题,还帮她压题。

  许彤彤成绩本来成绩一般,硬生生被她拉进了年级前二十,为她塑造一个美女学霸的【言情小说吧】人设。

  现在想想她的【言情小说吧】目标估计是【言情小说吧】校花学神,可惜的【言情小说吧】是【言情小说吧】,校花是【言情小说吧】她,学神是【言情小说吧】她,她什么也比不过。

  那时候她不懂人心的【言情小说吧】肮脏,一心以为许彤彤是【言情小说吧】真心跟她做朋友的【言情小说吧】,她就全心全意地帮她。

  只是【言情小说吧】后来看到她白莲花的【言情小说吧】丑恶嘴脸后,觉得挺可笑的【言情小说吧】。

  原来一个人可以如此表面一套背后一套,原来一个的【言情小说吧】演技可以如此好。

  许彤彤做的【言情小说吧】事对她没有多大影响,甚至给了她下定决心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勇气,如果不是【言情小说吧】她,她可能现在还在这个城市和那个家庭纠缠不休。

  “梓欣,你怎么可以这样说?”她一脸不可思议,像是【言情小说吧】遭受背叛一样,可怜兮兮地看着夏梓欣。

  “噗呲!”

  夏梓欣没忍不住,笑了出来:“不好意思,许小姐,我就是【言情小说吧】觉得你演技挺好的【言情小说吧】,怎么不进军娱乐圈,也许还能拿个影后呢!”

  “……”许彤彤的【言情小说吧】神色有点僵,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怼自己,脸上哄一阵白一阵。

  “这位……子若小姐是【言情小说吧】吧!我刚从国外过来,也不是【言情小说吧】很了解国内的【言情小说吧】规矩,所以现在国内流行东西都是【言情小说吧】用抢的【言情小说吧】?”语气中带着一丝丝疑惑。

  “那如果都看中了,是【言情小说吧】砸钱还是【言情小说吧】打架?这包我也挺喜欢的【言情小说吧】,所以我们现在是【言情小说吧】要喊价还是【言情小说吧】直接动手,亦或者打电话叫人群殴?”

  夏梓欣礼貌地看着楚子若,满脸真诚。

  “你……”楚子若没想到夏梓欣如此装疯卖傻,她忍不住拔高声音:“你知道我是【言情小说吧】谁吗?我爷爷可是【言情小说吧】楚正雄楚将军。”

  夏梓欣其实并不讨厌楚子若,这个女孩虽然嚣张跋扈了点,还有点没礼貌,但她翻来覆去也就这么一句“你知道我是【言情小说吧】谁吗?”

  其实这是【言情小说吧】富二代的【言情小说吧】通病,仗着家里有钱有势狐假虎威。

  但不讨厌不代表她就喜欢,特别是【言情小说吧】这狐假虎威到她头上,她就更不喜欢了。

  “妹妹,你年龄还小,不懂人心险恶,你拿你爷爷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名声在外狐假虎威只会害了他。”

  “楚将军是【言情小说吧】大家心中的【言情小说吧】英雄,我们敬重他,不代表他可以为所欲为,还希望你作为他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孙女,不要给他晚年抹黑。”

  “权势这东西不是【言情小说吧】这样用的【言情小说吧】。”

  夏梓欣现在也知道这女孩的【言情小说吧】背景,楚将军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孙女,那不就是【言情小说吧】季辰的【言情小说吧】表妹,她记得楚小姐挺知书达理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啊?

  楚子若浑身一颤,她其实不想这样的【言情小说吧】,可是【言情小说吧】他们都瞧不起自己,她只是【言情小说吧】……

  她只是【言情小说吧】……想被尊重而已!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

友情链接:校园全能高手  混沌剑神  校园全能高手  锦衣夜行  回到明朝当王爷  言情小说吧  诡秘之主  混沌剑神  沧元图  医道无双  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