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大佬休假时

第三十六章 心乱

大佬休假时 秋水盈盈z 3199 2020-05-26 00:53:23

  莫随茗:+1

  宁斯杰:+1

  厉钥芥:说个时间,我要好好宰一顿。

  冷辞:不是【言情小说吧】我的【言情小说吧】,这是【言情小说吧】辰哥的【言情小说吧】,嫂子甩给他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分手费。

  司徒轩:图片(二熊挠着头满头问号)

  陆杨:图片(熊猫一脸懵逼)

  厉钥芥:图片(震惊二字闪闪发光)

  江淮:图片(小兔子一脸迷茫顶着什么情况四个大字)

  战东升:图片

  莫随茗:图片

  宁斯杰:图片

  冷辞:哈哈,我从来没见过辰哥被甩支票……

  司徒轩:嫂子胆量过人啊!

  江淮:只有我震惊这支票数额吗?确定过身家,这是【言情小说吧】我签不起的【言情小说吧】票。

  陆杨:你这么一说,我莫名觉得自己很穷。

  战东升:+1

  莫随茗:+1

  宁斯杰:+1

  ……

  季辰:羡慕吗?羡慕也没有你们的【言情小说吧】份。

  因为季辰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出现,群里一阵安静,冷辞抬头看了一眼他,就撞上一双冰冷的【言情小说吧】眼睛。

  他忍不住吞了吞口水,感觉……吾命休矣!

  不一会群里又热闹起来。

  司徒轩:你怎么惹嫂子了?

  江淮:没想到辰哥分手还有分手费,人和人差距咋这么大呢?

  陆杨:因为你丑。

  江淮:能丑过你?

  群里一时之间歪了下去,完全找不出话题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开头方向。

  最后还是【言情小说吧】司徒轩问了一句:辰哥第一次谈恋爱失败,你们不该安慰安慰吗?话题才扯回来。

  江淮:对哦!辰哥,别难过,谁还没失个恋过。

  战东升:请喝酒?我奉陪。

  季辰:乀(ˉεˉ乀)滚。

  随即将群屏蔽。

  季辰冷冷地瞪了一眼鹌鹑一样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冷辞,随即低垂着眉眼,扯了扯领口,衣服还是【言情小说吧】很湿,黏糊糊地不舒服:“王博涵那小子现在怎么样了?”

  冷辞不敢造次:“不知道,赶出h市后就没见过,夏梓欣说不是【言情小说吧】在J市吗?”

  “你派人去教训教训他,留条命就行了。”

  季辰抽着烟,眼里满是【言情小说吧】狠厉,估计心里都想弄死那混蛋了。

  “知道了,那你们怎么办?”

  “什么我们怎么办?”

  “你和嫂子?”

  季辰皱起眉头,眼神黯了几分,特别是【言情小说吧】一想到夏梓欣说以后不会再出现在他面前,不禁握紧拳头。

  他又没有怪她的【言情小说吧】意思,她生个什么气?

  难道不该是【言情小说吧】他生气甩脸走人吗?

  还给他扔支票,季辰长这么大还没被扔过支票呢!

  他眉心一紧,咬着牙根:“随便她,我又不欠她的【言情小说吧】,还要哄着她?”

  冷辞矛盾地看着他,心里天人交战。

  ——夏梓欣虽然挺好的【言情小说吧】,但估计进不了季家,还是【言情小说吧】尽早斩断这段孽缘吧!

  ——你想让季辰跟司徒轩一样,等失去后再后悔,痛失所爱吗?

  ——可是【言情小说吧】夏梓欣好像不喜欢他,季辰只是【言情小说吧】在独相思,还不如让那点朦胧的【言情小说吧】感觉慢慢沉寂下去。

  ——如果没有沉寂下去,反而更热烈了呢?到时候真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失去了季辰会怎样?

  冷辞顺着思路想了想季辰发疯的【言情小说吧】样子,不觉浑身发抖,太可怕了!

  “你突然抖什么?”

  季辰跟看神经病的【言情小说吧】眼神那样看着他,冷辞无辜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大眼睛眨了眨,很想说我在想你发疯砍人的【言情小说吧】样子。

  但……不敢。

  季辰被他这眨巴两下搞得有点恶寒,他这个发小不会因为一次失恋就性取向不正常了吧!

  对他抛什么眉眼?

  ……

  夏梓欣回到家洗完澡后烦躁地看着邮件箱里助理给她发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公司近况,情况还算良好,慢慢地心情就平静下来。

  随后,她拿起手机,微信一大串的【言情小说吧】信息,全部来自一人:顾秉叶。

  上次谈话看他可怜巴巴,夏梓欣就把他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备注改回来了。

  顾秉叶:听说摹狙郧樾∷蛋伞裤帮季辰赢了比赛?

  夏梓欣:who?

  顾秉叶:今天去看比赛的【言情小说吧】有很多是【言情小说吧】富二代,认识季辰,都在圈里传遍了。

  夏梓欣拧着眉头,季辰挺出名的【言情小说吧】,不会被传到网上去了吧?

  夏梓欣:被拍到了?

  顾秉叶:没发到网上,季辰的【言情小说吧】照片能乱发?

  夏梓欣舒了口气,她并不想被季辰的【言情小说吧】粉丝撕。

  顾秉叶:不过你那段视频在圈里流传出来,太酷了。

  夏梓欣:你又不是【言情小说吧】没有和我一起比过赛,至于嘛!

  顾秉叶:比过是【言情小说吧】比过,但每一次都觉得他妈真帅,你要是【言情小说吧】男人,估计早被一群粉丝扑倒了。

  夏梓欣:……

  夏梓欣:打电话,我有事跟你说。

  不等他回复,夏梓欣直接就拨通了他的【言情小说吧】电话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夏梓欣趴在床上有气无力地跟他讲完自己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傻逼行为。

  那边时不时地传来哈哈大笑声,害得她差点好几次把手机扔了。

  “顾秉叶~”

  “哈哈,小心心,别气别气,我是【言情小说吧】在笑那家伙,你是【言情小说吧】不知道,至从回国后,那家伙看我总是【言情小说吧】鼻子不是【言情小说吧】鼻子,眼睛不是【言情小说吧】眼睛的【言情小说吧】,时不时地给我添堵。”

  “你做得太解气了,不过这手段太过温和,不像你啊?”

  顾秉叶这么一说,夏梓欣一愣。

  是【言情小说吧】啊!她的【言情小说吧】那些小手段说是【言情小说吧】报复太过浅薄,其实对季辰没有太大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影响,除了今天那没有实行下去的【言情小说吧】计谋,其他根本是【言情小说吧】小打小闹。

  “这可不像你疵瑕必报且公平的【言情小说吧】性子。”

  夏梓欣是【言情小说吧】小心眼,爱记仇,但她有分寸,什么程度的【言情小说吧】仇就报什么程度的【言情小说吧】怨,公平得很。

  在不知季辰是【言情小说吧】被冤枉的【言情小说吧】时候,她尽然没有下黑手,太不科学了。

  夏梓欣仔细回想这段时间的【言情小说吧】想法,发现她在知道所谓的【言情小说吧】“真相”时是【言情小说吧】很生气,心里却是【言情小说吧】有怀疑的【言情小说吧】,只是【言情小说吧】不知道为什么没去查问。

  季辰之所以在学校很受欢迎除了他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家世与外貌,还有就是【言情小说吧】他的【言情小说吧】性格。

  明明很受欢迎,女生接连不断地往上扑,却从不勾三搭四,对女生不假辞色。

  明明每天一副事不关己的【言情小说吧】态度,却会保护本校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同学不被社会的【言情小说吧】混混勒索。

  明明经常不上课,都认不全班里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同学,却会在班集体比赛需要他时上场。

  ……

  夏梓欣其实很少关注他,却总是【言情小说吧】能听到关于他的【言情小说吧】传言,她一开始嗤之以鼻,认为那些女生过度美化他,简直带着滤镜看偶像。

  直到无意中看到他带着兄弟跟一群小混混打架,叫他们离盛泽的【言情小说吧】人远点她才相信,这个经常逃课,哪怕上学也不遵守纪律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学渣或许真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如传言那般。

  所以那时候,她从未怀疑过他,觉得所有的【言情小说吧】是【言情小说吧】巧合,哪怕听完王博涵的【言情小说吧】指控,在她内心深处,还是【言情小说吧】不相信季辰会是【言情小说吧】那种人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吧?

  “或许,我可能还是【言情小说吧】怀疑王博涵说的【言情小说吧】那些话,以至于我没有下重手。”

  “可是【言情小说吧】你不是【言情小说吧】经常跟我说,如果有疑问就去查就去问,不要徒增烦恼,导致做了一大堆傻逼的【言情小说吧】事后才追悔莫及。”

  “你既然心里怀疑,为什么不查清楚?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顾秉叶的【言情小说吧】问题让她内心一颤,她低头看着自己的【言情小说吧】手指,焦点却不知放在何处,某些想法似乎开始蠢蠢欲动。

  她怎么知道那时候自己为什么傻逼地不去查,反而用些自己都瞧不上的【言情小说吧】手段去进行所谓的【言情小说吧】报复。

  想不出原因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夏梓欣只能随便找个理由搪塞过去:“我有在查,这不是【言情小说吧】查出来了嘛!只是【言情小说吧】之前心情不爽,提前用了些小手段出出气。”

  她并没有告诉顾秉叶她是【言情小说吧】怎么知道真相的【言情小说吧】,所以他也不疑。

  “行了!你不是【言情小说吧】没有给季辰造成什么损失嘛!还给了他两个亿的【言情小说吧】赔偿,不是【言情小说吧】我说,你对我都没这么大方吧?”

  “哪有那么多,光我坑他就坑了一个多亿,那些是【言情小说吧】还给他的【言情小说吧】,剩下的【言情小说吧】才是【言情小说吧】补偿。”

  “那也不少,你什么时候愿意给我几百万我就心满意足了。”

  “滚,你有什么值得我给你的【言情小说吧】,人家起码愿意拿一个多亿给我造,你呢?”

  “夏梓欣你这没良心的【言情小说吧】,我那辆车是【言情小说吧】白送的【言情小说吧】的【言情小说吧】?”

  顾秉叶顿时气结,这个钻钱眼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女人简直没良心透了。

  夏梓欣轻哼一声:“那是【言情小说吧】我应得的【言情小说吧】。”

  两个互怼一番后以夏梓欣拒绝去公司帮忙结束,她怼得心情还不错,也就忘记刚刚被顾秉叶问得心乱如麻的【言情小说吧】事情了。

  八月的【言情小说吧】h市,太阳犹如火炉毒辣的【言情小说吧】煎烤着这块大地,炎热的【言情小说吧】风一吹顿时掀起一阵阵滚滚的【言情小说吧】热浪。路边的【言情小说吧】植被在烈日的【言情小说吧】煎熬下,屈服着垂下了头,无精打采。

  夏梓欣受不了炎热的【言情小说吧】折磨,一直龟缩在家里。美国那边不需要她手把手负责,有些却还是【言情小说吧】需要她过目的【言情小说吧】,加上顾秉叶时不时地丢些事给她,倒也不算无聊。

  她和季辰一直都没有联系,误会解释清楚后,两人确实没有联系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必要,毕竟不是【言情小说吧】一个圈子的【言情小说吧】人,而且季辰估计也恼她,她不想凑过去被打脸。

  季辰则是【言情小说吧】为CRW比赛一直在努力训练,这是【言情小说吧】通往世界联赛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关卡,容不得他有一丝懈怠。

  “辞哥,我咋觉得辰哥最近很不对劲呢?”

  小胖子抱着他的【言情小说吧】烧烤味薯条“咔嚓咔嚓”地吃,看着跑道上开得飞快的【言情小说吧】季辰。

  “快比赛了,紧张吧!”

  没等冷辞回答,吴晓辉在旁边抢过小胖子的【言情小说吧】零食吧唧吧唧地吃。

  “得了,辰哥紧张,你咋不说今年我能脱单呢?”

  小胖子抢回薯片抱住它,顺便白了吴晓辉一眼。

  冷辞:“你在做白日梦?”

  小胖子虽然不矮,但体积真的【言情小说吧】不是【言情小说吧】一般的【言情小说吧】重,圆滚滚的【言情小说吧】,幸好长得白,像个大白馒头似的【言情小说吧】,很可爱。

  他被怼也不恼,笑嘻嘻地说:“他都觉得辰哥紧张了,我做做白日梦有什么的【言情小说吧】。”

  这时,季辰停下训练走了过来,拿起旁边的【言情小说吧】水灌了半瓶。

  冷辞将手上的【言情小说吧】毛巾递给他:“辰哥,后天就要比赛,我们明天晚上出发会不会太晚了。”

  “不会。”

  吴晓辉:“那我们要叫嫂子一起去看吗?”

  冷辞心头一跳,看过去,果然季辰脸色沉了下来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

友情链接:言情小说吧  医统江山  医统江山  武动乾坤  锦衣夜行  全职法师  医道无双  武动乾坤  沧元图  唐砖  
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